真相不太白

开个小号偷写全职
叶受中心 主食邱叶/韩叶/周叶

『维勇』突然变成了男神家的狗应该怎么办-09(End)

  【前篇走:08

  没错!!!就这样完结了!!!不要太想我!!!

  本来想写成中篇的,不过最近实在太忙了。这里断了也OK,所以就这样吧!

  最末写了点小番外~算是两人同居后的事吧~

   谢谢@团扇炖鱼片 小仙女捉虫>///< 今天开一下午会 回来紧赶紧码完了都没怎么检查错字。


  -------------



  完全忘记了两人此时还处于怎样的姿势,勇利猛地坐起身,然后吃痛地倒抽了一口气。

  维克托也“咝”了一声,却一脸紧张地伸手先去探勇利的额头:“没事吧,撞痛了没有?”

  勇利下意识地往后一躲,看到男人脸上明显的失落神色,又莫名愧疚起来:“我没关系,刚刚实在不好意思……”

  维克托简单地回了一句“没事”,两人复又陷入沉默。

  勇利实在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亲自己,又不敢问。他低着头,感觉到坐在自己对面的人视线正落在自己身上。

  半晌,勇利终于坐不住了:“刚才——”

  维克托恰好也在此刻开口:“刚才——”

  两人均是一怔,又同时道:“你先说。”“你先说。”

  维克托笑了笑,摇摇头道:“好,那就我先说。”

  勇利视线飘忽着,就是不敢直视对方。他等了几秒都没等到维克托的话,刚忍不住想抬起头,眼前视线忽地被挡住。

  接着,就有什么柔软的东西轻轻地碰了一下额头。

  “我想我大概喜欢上你了。”维克托柔声说。

  勇利捂着额头,呆呆地看着他。

  “之前的事情我很抱歉,”维克托说,“你先什么都别说。”

  “那首曲子……我当时编舞的时候,设想的是跳给恋人的。所以在听到你说想跳给别人看之后,才会下意识地说出那种话。”不管勇利的一脸惊讶,维克托继续道,“我承认我嫉妒了,因为我并不想把你滑那首曲子的模样给别人看。勇利,你滑得很棒,我动心了。”

  也许是因为在医院的那次回眸一瞥,也许是因为在勇利房间里看到了满满的自己,又也许是看到了滑冰时的他,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意对方的,维克托自己也不记得了。不过那又怎么样呢,喜欢就是喜欢上了,他不允许自己错过眼前这个人。

  一向镇定自若的男人难得露出窘迫的表情,英俊的脸微微发红:“所以,你要不要考虑下我?”

  勇利从头到尾都沉浸在一种难以言状的情绪里,等看到维克托不知所措地望着他,他才发现自己又哭了。

  “我,”维克托很少结巴,这时候却什么都顾不上了,“如果你觉得我的道歉不够诚恳的话——”

  “不是……是我太激动了。”勇利一边擦掉眼泪,一边道:“滑的时候……我想的是维克托。”

  维克托一瞬间以为自己没听清:“什么?”

  “我……我说,”勇利鼓起勇气,对上了对方的眼睛,“滑那首曲子的时候,我想的是你。”

  过了好几秒,维克托才反应过来。

  “……我可以理解成你这是答应我的追求了?”这下变成维克托呆呆地看着他了。

  勇利笑起来:“你说呢?”

  他慢慢闭上眼睛,迎接自己的春天。


  第二天一早。

  “汪汪汪!”勇利一起床就急得团团转。

  他这次再没有之前的淡定了,因为两人昨天才刚交心完毕!结果今天就变成了马卡钦!!

  更何况维克托还一脸紧张地跪在他床前呼唤他的名字!!!

  勇利本来还在犹豫要不要告诉维克托自己会变狗这件事,直到听到维克托打电话给雅科夫,问对方有没有认识的在神经功能性问题上有点造诣的医生、大有一副带他去俄罗斯看病的架势时才忍不住了,用爪子扒拉出自己的手机,然后去拽维克托的衣服,想打字给对方看。

  只是,没等勇利打完第二个字,维克托就沉下脸来——勇利还是第一次看到生气的维克托,竟然还觉得有点新奇:“马卡钦,不要胡闹,我现在很忙。”

  眼看着维克托马上就要订好机票了,勇利灵机一动,他用爪子在屏幕上按了几下,然后又去咬维克托的裤管,并把手机用鼻子推到他面前。

  维克托一把舀起地板上手机:“我说了不要胡闹——”他的声音在看清某个帖子标题后戛然而止。

  勇利耐心地等着他看完。

  十分钟后。

  维克托神情复杂地看着自己的狗,试探地问了一句:“勇利?”

  然后他就看到马卡钦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。

  维克托:“……”

  他重新拿起电话:“我很抱歉,雅科夫,麻烦你重新取消预约。”没等雅科夫回答,维克托就继续道,“暂时不需要医生了,勇利不知道怎么回事穿到了马卡钦的身体里。”

  对此,雅科夫的回答是直接挂断了他的电话。

  就差一句“老子信了你的邪”。

  “所以到底要怎么才能变回来?”维克托放下手机,有些发愁地看着勇利。

  勇利歪着头想了想——在维克托眼里,就是自家的狗看起来特别人性化地沉思了一会儿,然后啪嗒啪嗒地爬到他膝盖上,用爪子在屏幕上打起字来。

  “吻你?……”维克托一愣。


  片刻后,维克托一手撑在他身体上方,有些惊讶:“真的变回来了。”

  勇利不争气地红了脸:毕竟自己还是一个小处男,接吻什么的根本没什么经验!

  “等等,”维克托一把拉住他胳膊,重新把他压到身下,“所以,我是你的‘男神’?”

  回答他的是一个丢到脸上的枕头以及勇利恼羞成怒的叫喊:“啊啊啊啊啊啊才不是!闭嘴!!”




  ------------


  【番外-同居三十题】

  ①羊奶

  “你太恶劣了!!”有天回想起第一次变狗的经历,勇利控诉道:“竟然还要我去追自己的尾巴才能喝到羊奶。”

  “我错了,”维克托毫无诚意地道歉,“今天晚上让你喝个够。”

  床上。

  “够、够了,我不要了……!”勇利带着哭腔道。

  男人一边在他身上动作着,一边轻描淡写地问:“不是之前说我不让你喝?”

  “——我才不是说喝这个!!!”

  

  

  ②年龄

  偶尔维克托会为自己比恋人大四岁这件事感到不满。

  尤其是有一次滑完太累了躺在冰面上,结果第二天染了感冒的时候。

  “没事吧?”勇利忧心忡忡道:“是不是年龄大了抵抗力不行了啊?”

  一个星期后维克托感冒好了,身体力行地让某人感受到自己到底“行不行”。

  

  

  ③捉奸

  尤里一把拉开房间门:“喂,维克托——!”

  “啊!”勇利一脚把维克托踹下床去。

  “你、你们这对奸夫淫夫……”尤里瞪大眼睛:“竟然白日宣淫!!!”

  后来维克托从他那里要回了钥匙:“从今天起剥夺你进入我家的资格。”

  

  

  ④训练

  某天勇利没来训练。

  雅科夫左张右望了半天:“他人呢?”

  “身体不太舒服。”维克托面不改色地回答。

  格奥尔基·波波维奇表示,当时教练的怒吼声响彻整个休息室。

  “维嘉——!我跟你说了训练前一天不要做这种事情吧!!”

  

 

  ⑤生日

  “今年生日你想要什么礼物啊?”勇利问维克托。

  “啊对,”他补充道,“不许用缎带绑我的手,”“不许给我戴狗耳朵和尾巴,”“不许在冰场做,没人也不行,”“不许逼我叫‘主人’,”“不许从白天做到晚上。”

  维克托:“你把我想的都说完了。”

  “……因为你都做过了!!!”

  

  ⑥原因

  勇利之后又想了很久,才觉得自己大概找到了真相。

  “好像是因为想到跟维克托有关的事情,感到难过或者哭了就会变成狗。”

  他数着:“第一次是因为比赛失利,第二次是因为解约回家,第三次就是……”

  维克托扑倒他:“不要再想了。”

  第二天,勇利怒道:“我,我昨天明明都说了别再做了——!”

  “因为勇利被做哭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,所以没忍住,”维克托捏了捏他的尾巴。“而且这样也很可爱嘛。”

  ——得到的回应是狠狠拍到脸上的一爪子。



  ------------


  完结啦~最近可能会开始填《天生一对》

  想写娱乐圈背景下、小透明勇利穿到尤里身上的故事,设定是维克托和尤里是同父异母的兄弟。

  维克托作为影帝,对自己不成器的弟弟非常头痛,然而一场车祸后,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弟弟变得特别乖巧上进,并且原本只是一个空有脸的花瓶、却变得进步神速超有演技!?

  当然最后勇利会穿回去,然后用自己的身体和维克托谈恋爱=。=其实我比较喜欢这种更偏剧情向的故事,但感觉好像大家不是很喜欢~

评论(9)
热度(278)
  1. fan真相不太白 转载了此文字